让我们谈谈电子竞技中的心理康健:10位电竞人的

2020-10-17 18:59 YWYF 110

电子竞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未能摆脱“污名化”,即便到了今天,还有许多人不认可电竞。

BBC在2017年曾考虑制作一场电竞节目,讲述电竞是如何帮助某些人度过抑郁症,但因为一些原因这个节目被搁置了。以此为灵感,Dominic Sacco在英国找了10位电竞人,分享他们的故事。

有些故事听起来令人沮丧,有些则有些晦涩难懂。

不过,我真的认为,这些故事传递出来的信念是积极向上的。如果只有一个人读了这篇文章,并从这些分享的故事中找到了力量或灵感,那这个文章就是有价值的,永远值得报道和谈论的。

心理健康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每个人。正因为如此,我不打算把它当成一个噱头,加很多改动或者修辞,来写一个长篇故事。相反,我想直接分享每个人自己的故事。这样就够了,下面是我按照字母顺序列出的故事和经历。

“Rifty”Ashley Mayes,英国MnM Gaming俱乐部《英雄联盟》上路选手

“我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和精神分裂症,这给我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

我认为电子竞技既有帮助也有伤害,不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在网络世界,我都受到过非常恶劣的攻击,以至于我曾想方设法地尝试结束我的电竞生涯。但与此同时,因为电竞我遇到很多在各个方面都对我有帮助很大的人,例如Billy Wragg。

我现在在MnM Gaming俱乐部,生活中遇到的许多问题都让我感到迷茫无助,尤其是情绪失控和幻觉发作。但是在电竞行业中,被一群愿意全心全意帮助我并努力一起实现一个共同目标的人们所包围,说实话,让我获得了击败这些问题并继续努力的‘超能力’。

另外,精神高度集中地去玩竞技游戏,有助于我摆脱那些负面情绪并控制自己。

老实说,我不是特别喜欢电子竞技,它也不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 但是我必须承认电子竞技和这群电竞玩家对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 Aux ”Dan Harrison,exceL Esports俱乐部《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在我19岁读预科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从这以后我开始缺课。尽管那时我已经完成了A-levels课程,但我都已经六个月没有上过学了,成绩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当我最终加入exceL Esports俱乐部时,我开始有事可干,一些能让我起床的事情,一些我承诺要做的事情。我的生活开始回到正轨——我现在正在补习大学课程,希望能在9月上大学。

曾经我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我情绪低落到在最失落的时候一直想要自杀。竞技游戏非常吸引人,因为它确实很吸引人,在游玩时我必须将100%的精力投入其中,所以它帮助我忘记了我的负面情绪,即使只是短暂的一点时间。

在我生命中的艰难时期,电竞给了我一个生活的着重点和努力的方向。这是我的动力所在,如果我在从A-levels课程毕业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电竞的话,我不认为自己可以重新回到校园。”

“HudzGG”Geo rge Hoskins,主播、前《CS: GO》职业选手

“我有强迫症,最近被诊断出患有慢性疲劳综合征,这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但是因为我的职业我却必须要积极地取悦别人。

同时,我也在与抑郁和焦虑作斗争——时刻担忧着我的直播事业会失败。

从《CS:GO》的职业舞台上下来,再成为一个顶级主播是一场艰巨的战斗。我常常与人们谈论这件事,因为电竞行业的变动真的很大,比如CGS时代,当时的经济衰退打击,电竞暂时地陷入了低迷期。

但是,电竞中的某些事情是积极的——它让我结交了一些一直保持联系的好朋友。

有一些积极的方面,但有很多消极的方面。我认为对于人们来说,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看到有些孩子想辍学,或者别的什么,抛弃一切来投身电竞行业,但现实有时会有些残酷。

我只是认为,这些孩子需要有一个后备计划,因为我觉得我就是奋不顾身进入到电竞行业,而现在状况有些窘迫的代表案例。”

“Tundra”Jamie Duthie,英国《英雄联盟》退役选手、现任教练和主播

“我有严重的抑郁症,自残,企图自杀,好几天不能离开床。这使我无法参加大学的学习,而导致被迫辍学。

电子竞技和游戏是当时的我唯一能做的事情,而离开大学让我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在我那里,因为无法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我只能鼓起勇气去投身电子竞技,通过打比赛来赚钱生存。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电竞行业呆了六年,最开始的三年让我摆脱了债务,走出了低谷。另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是我收入最高的一年,这也是我能付得起房租和账单的关键原因。

《英雄联盟》和电子世界是我逃避现实的地方,在那里我不再是现实里的我,虚拟世界的我有才华,受到尊重,抑郁症等障碍不再能阻止我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Jay Massaad,全国大学电竞联盟(NUEL)内容创作者

“抑郁症是非常孤独的,在我大学的头两年,一段令人不太愉快的关系对我打击的很大。这件事让我躲在宿舍里,白天大部分时间睡觉,晚上玩游戏——尤其是《英雄联盟》。

正是在我人生的低谷时期,我遇到了NUEL。这里有我当时需要的一切——一种较为安稳的逃避现实的方式,带给我一种使命感,不过与此同时,我的学业也越来越糟糕;但重要的是,它给了我一片‘新大陆’,在那里我可以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他们可以成为我最好的朋友。

和一些朋友一起,我代表约克大学参加了与兰开斯特大学的比赛。这是大学首次将电子竞技项目计入学生成绩总分。 作为一名历史悠久的电子竞技比赛的一员,我感到非常自豪——这是一个与一个孤独的‘网瘾’玩家所背负的尴尬烙印截然不同的世界。

最后,我加入了NUEL的团队,在那里,我为社区中的数千人提供了近两年的内容。这是一个很棒的机会和宝贵的工作经验。在我最后一个学期的论文里,我甚至引用了NUEL的负责人Josh Williams的话。电子竞技无疑是我的出路,它将我原本糟糕的生活状况转变为一条职业道路。”

“Citrus Empire”Josh Leighton-Laing,Vainglory内容创作者,主持人和自由图形设计师

“在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不同程度上地与焦虑和抑郁作斗争。这包括了从全面的恐慌发作,到自尊的疯狂下降,到‘马里亚纳·海沟式’的情绪低落。

作为一种应对机制,从我年轻的时候,我就开始玩游戏——雅达利上的《青蛙过河》是我的第一款游戏。后来我被PS1所吸引,《小龙斯派罗》、《古惑狼》,以及我的第一款竞技游戏《暗黑破坏神II》。《暗黑II 》?竞技?是的。我认为这是正确的。

暴雪拥有一个神奇的天梯系统,它让我们发现了一个社区,这个社区将游戏变成我从键盘外所有的消极情绪逃离的终极途径,而不仅仅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情节或者是当时特别优秀的游戏画面。

竞技。对我来说,是让游戏不再仅仅是一款游戏,而是一款关于社区的游戏。这让我产生很大的激情,在学校外的几乎所有时间,我都用去学习meta,寻找最快的清除关卡、地牢和稀有物品掉落的方法。就算已经很晚了,我还是会偷偷摸摸地在电脑前玩到凌晨。 但当我玩游戏的时候,焦虑和抑郁都好像离我而去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愿意永远玩竞技游戏。毕竟,当你14岁就能成为欧盟西部的“哈默丁”,为什么还要出门去踢足球呢?再比如说,后来虽然那时在公司工作的经历损害了我的自尊心,但我辞职后,竞技游戏却为我带来了奇迹。

我的信心,我的情绪,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振作了起来——自那以后,一直持续至今。虽然因为我花了太多时间去玩一款游戏,导致我周围的人非常沮丧,我一周就可以在游戏上花100多个小时, 但这最终可以让我变成更好的人。通过专注于竞技游戏策略、元数据和比赛,我可以远离那些消极情绪,成为真正的我。

我为什么要讲这么多的细节?首先,我可以写一篇论文来说明这是如何帮助我的,但也因为我认为这是需要被更多人了解的。电子竞技帮助像我这样的人做自己,我认为游戏就是可以帮助人们消除脑海里那些可怕的东西。

电竞让我们得以喘息,而不是让那些自我强加的负担把我们拖进黑暗深处。它还帮助我们与志同道合的人建立起桥梁。

处理心理问题是很困难的,但在电子竞技和游戏领域,我们得到了与他人一同为一个共同目标努力的机会。这是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尽管我们可能会因为排名下降而感到不安,但我们依然是电竞领域的伙伴,直到永远,我很高兴能成为它的一部分。”

Petya Zheleva,SKYLLA创始人和前《CS:GO》选手

“我是一个嗅觉缺失症患者——正如很多人所说,嗅觉缺失症是抑郁症和其他心理问题的一个常见诱因。

电子竞技帮助我应对我的生理缺陷,而这个缺陷也在电子竞技中帮助了我。嗅觉的缺失增强了我的视觉和反应能力,这对于FPS游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失去对危险气味发出警报的能力引发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又平衡了大脑正在处理的信息流。

即便如此,我仍然无法集中注意力。但电子竞技,尤其是竞技游戏,让我可以集中注意力。

电子竞技对每个人都是开放的,我真的相信这个行业应该鼓励更多和我有类似情况的人来到这个行业去一展身手,不管他们有什么不同。”

“Ephi” Robert Aguirre, Reason Gaming俱乐部《英灵神殿大乱斗》职业选手

“因为我的家人和女朋友非常支持我,所以我搬回家住了。去年,我开始真正投入到《英灵神殿大乱斗》职业赛事中,并被BX3 Elektroniske Sportsklubb看中。在那里失败后,我正式与Reason Gaming签约。

在我的队友和赞助商的支持下,我在11月参加了《英灵神殿大乱斗》世界锦标赛。对我来说,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刚开始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能飞到另一个大陆参加比赛。

但是这里的训练、支持和氛围都对我的健康产生了积极导向。 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我感觉自己每周都在变得更健康,我已经打算在未来几年重返大学。”

Victoria Rose, PC Gamer, ESPN Esports和Esports Insider自由撰稿人

“注意力和社交障碍往往会导致在学习中遇到困难,进而导致抑郁。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不幸地得到了抑郁症。

我发现活下去这件事开始变的很艰难,但最终,在2012年秋季学期结束前,《Dota2》的beta邀请改变了我的命运。到了夏天,我平均每天都要玩7个小时《Dota2》。更糟糕的是,白天我逃课去玩,到了晚上我也去玩,或者去一些地方做一些我不应该做的事。

我不得不休息一年让自己振作起来。我已经打了几百个小时了。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我不想把这一切都浪费掉——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Dota2》都是一款非常棒的游戏。

那年之后我回来了,并最终意识到我真的想在《Dota2》中扮演一个具有积极导向作用的角色,所以我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不同的角色中,开始尝试写《Dota2》和电子竞技相关内容。

写作最终成为我生活中最好的消遣。我为了上大学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经常一边上课,一边做笔记,同时还在写电竞稿件。

电子竞技给了我很多朋友,甚至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家人。见鬼,我已经和其他人谈论过一些问题,而且《Dota2》社区里有很多关于精神健康的聊天。如果你去问里面的人,很多人都愿意谈论精神健康。

真的,即使我不想成为专业人士,电子竞技也不仅仅是一种爱好。 它不是一个行业,也不是一个领域,而是一个社区。甚至专业人士也常常会忽略这一点。你不能给人们在电子竞技中相互支持的方式定价。

我没有必要‘摆脱’那些让我陷入困境的问题,因为社交、焦虑、沟通和抑郁问题都是心理健康问题。你不能把大脑里的负面情绪一挥而去。但电竞的确给了我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Will Noble, 《守望先锋》、《英雄联盟》选手

“GCSE(中等教育普通证书)考试给了我很大的压力,那时候我一直很情绪化。看电竞赛事和玩竞技游戏是我摆脱压力的主要途径。

另外,我曾被诊断出患有阿斯伯格症,我不太擅长社交。电子竞技给了我一条社交渠道。”

电子竞技 电竞 游戏 抑郁症 大学